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介绍 > 然国人未必可言外语之重,可替代国语也

然国人未必可言外语之重,可替代国语也

时间:2017-04-19 20:22
 
  设想一下,当今自私冷漠,或深中官僚习气之学生却为未来治国之精英,则国祚授柄与“伪卿、伪士大夫”,抑或可谓蠢蠢
 
之愚民,则吾国何言昌盛。若不遽变以适时流,则必成吾国前进之豺狼,斯诚可叹息也!
  其二,大学者,“university”也。此何谓也,乃取其综合之义。时下吾国学校纷纷堕“学院牌”而换“大学匾”,然未得
 
此词之深意,仍“贵乎有专技之长”,而不以“通识为本,专识为末”。大学人文精神之长期缺失,实为结构性缺失。且不言现
 
实社会对大学之期待,一般重于专业乃至功利,而非人文关怀;也不说大学生在校往往囿于学科分支细化而诱发人文视野萎缩,
 
以致“学哲学太空,学历史太死,学文学太浅”,本隶属人文学科之文史哲尚且如此,更亡论理工医农之学生也。更有甚者,虽
 
名为服务学生之学生处专职老师,也因偏于政治导向而无力亦无心从“精神成人”之高度来满足大学生对普世价值之人文渴求。
  大学生正值花季,亟需“灵魂发育”,既处身于大学,应有谋求“精神营养”教程之权利,应以身处“精神城堡”而自喜,
 
而非处“职业培训所”而自傲。而试观当今之现状,学生陶然于英语单词之丛林,而醉游于数学习题之汪洋,汲汲者何为?为考
 
研计,为考雅思计,为谋得好职位计!成者当欣然而自喜,败者则弑教授,泼硫酸于弱熊;更流毒于芸芸之大学生,浮躁、空虚
 
、无聊不时袭来,于是最醉心于网络游戏,徜徉于恋爱花场,投眸于歌星、影星、球星,津津乐道于刘德华、周星弛、贝克汉姆
 
,止言不谈钱学森、袁隆平之精神,更遑论鲁迅、胡适、蔡元培之大家。俱往矣,今非昔比,此诚可叹!
  吾以为,既求学于大学,当以“知识分子”自戒。“知识分子”者,学识上之创造者、传播者及运用者,于学界、思想界当
 
为一敢于担当人间道义之“精神战士”。何以成其大者?必久浸于人文氛围。今吾大学之责,当创造如此之环境,如开不同层次
 
之国学课、道德课,更应继承“师道”之优良传统,以挖掘学子“独立精神、自由思想”之潜质。
  若当局者不以此为急务,忽视之,姑息之,则必使人文长河断流,只可塑造人格不全、道德低下、见识不广之国民;更有甚
 
者,德纪不存,国失所依,以奄奄一息之国民,何以成就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?!此为吾国前进途中第二只豺狼也!
  其三,英语四六级毒害大学生至无穷也。此点或为尚书所不知,然为大学生所诟骂也!一则为适应时下之潮流,不得不整天
 
身处于ABC,遂使英语为学子戏为“国语”——其源于大学许多专业不学汉语而转身猛扑于英语。随国际化、全球化进程,吾固不
 
可遮目而不视,然国人未必可言外语之重,可替代国语也,以至求洋化而舍弃民族文化焉?
  国家间之,相互了解,相互交流,相互吸收对方文化,固需深究对方语言,但不必人人为翻译家,此点显见足可言也。世人
 
常言“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”,况外语者非只“英语”一家,何况有法语、德语、日语。大学生非用精深之英语,一般水平
 
足矣;高、深、精之英语可付与翻译家,英语专业人士可矣。
   窃谓大学文凭应脱钩于四级证书,以绝其遗毒,原由有三:
   一则,费累年于英语,而语言不过为一工具耳。所谓“积极学生”者,以太半时间于ABC上,而无暇顾及专业知识及人文精神
 
之培养,以造就专业知识不高及人文精神缺失之“高校宠儿”,遂阻碍大学生整体水平之提高。
  二则,许多专业知识高、富有人文精神之大学生,因困扼于英语,而四级证书又与学位证书挂钩,遂使此等人才不得认可,
 
亦无缘荣登深造之殿堂。若无四级之滞留,使此等人才为国效力,不仅学子之福,亦为国家之福。以此言之,则为选材机制之陋
 
也,须亟改之!
  三则,以英语代国语,使国民丧失对民族之认同,亦削弱对民族之感情,则崇洋媚外之人才必泛滥也,而耻于谈民族文化,
 
嗤之以糟粕。以崇英拜美之人才累累,则必使国学荡然无存,以无根之民族而谈立足于世界。
  以其上之弊病,以思疗改方法于下:
  一则,使学位证书脱钩于英语四六级考试,并废除四六级考试
  二则,改英语课为选修课,与计算机课类同,过关即可,学生也将因社会需要而认真学习,使其分流,各进所用
  三则,加大对英语专业人才之培养,扩大外语专业招生人数,提高外语专业之外语翻译要求,以促进同世界交流
  吾身处高校校园,深受其苦,因夙夜忧国,思之至详,以揭其弊端。其能举而行之,唯在尚书之明;其不能行之,唯在国人
 
不幸。心摇意郁,聊复云云,知我罪我,听之尚书!